中国女足重回巅峰?2023世界杯见分晓!16年后再辉煌将面临更艰难挑战

0 Comments

“不论是唐佳丽、王珊珊的果断传球,还是肖裕仪的停球、劲射,都很好的展现了当今中国女足的技术水平和默契配合。这三位90后,敢拿球、敢拼搏。”

2022年2月8日,在胜瑞斯足球学院北京望京校区内,中国女足前主教练商瑞华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独家专访时如是说。

时间拉回到专访的两天前,一记绝杀,举国沸腾。北京时间2022年2月6日晚,在印度新孟买D.Y帕提尔体育场上,中国女足以3:2的比分击败亚洲传统强队韩国队,一举拿下第20届女足亚洲杯冠军,并获得2023年世界杯入场券。

实际上,这场最终大战到来之前,身为现任中国女足主教练的水庆霞就已有某种预感。当她问队员“拼不拼?战不战?”时,这位前女足国脚感受到队员眼里炙热的火光。在她看来,即将上场的是一群勇猛的女战士,而不是90后小公主。

水庆霞在接受央视《面对面》栏目采访时提到,自己曾用《孤勇者》这首歌激励队员们。事实上,中国女足自诞生起,就是孤勇者。

20世纪70年代,经过几番艰难评估才踉跄诞生的中国女足,也经历了一系列的波折。然而,困境非但没有影响过中国女足冲出亚洲、走向世界,反而造就了一支“铿锵玫瑰”。

1986年,仅仅组建两年的中国女足国家队,首次参赛第六届香港亚洲女子足球锦标赛(亚洲杯的前身)就以全部比赛不失一球的记录夺得了冠军。随后的1986年至1999年,中国女足创造了亚洲杯“7连冠”的不败纪录。

彼时伴随着国人的欢腾,同样是一首脍炙人口的歌曲《风雨彩虹铿锵玫瑰》,成为对当年女足最贴切的形容:“再多忧伤再多痛苦自己去背,纵横四海笑傲天涯永不后退。”

从当年的水庆霞、孙雯、刘爱玲、温丽蓉、赵丽红,到如今的王霜、唐佳丽、王姗姗、肖裕仪、朱钰,在大众眼里,中国女足同样是以不屈敢拼的精神,演绎了一次次传奇,如同中国女排一样,令国人振奋。

而自2005年战胜东道主澳大利亚夺冠亚洲杯后,中国女足曾一度沉寂16年。此次重拾亚冠,是否预示着,铿锵玫瑰已重回巅峰?

在商瑞华的记忆里,1987年第六届全运会,女足项目首次被列入正式项目,这也为中国女子足球的快速发展,提供了非常好的土壤。

事实上,当时广东省是全国唯一一个拥有两只女足队伍的地区,分别为广东广州女足队和广东梅州女足队。广东女足曾为国家队输送了大批优秀人才,包括在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和1999年世界杯中都有不俗表现的门将高红和前卫赵利红、有“小泥鳅”和“快马”之称的第一代中国女足名将吴伟英、在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和1999年世界杯中都有不俗表现的门将高红和前卫赵利红、以及在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半决赛上连入两球绝杀巴西女足的韦海英等诸多女足名将。

最初拥有女足队的地区仅有9个,除广东之外,还有上海、北京、天津、辽宁、云南、大同、长春、延边等地。商瑞华在1982年开始负责训练北京女子足球队。

纵观女足发展史,不可不谓坎坷辉煌。19世纪70年代初,女子足球运动正式被国际足球联合会认可,彼时中国香港、中国台湾等经济发达地区开始发展女子足球运动。受中国台湾“木兰队”影响,70年代末,中国内地很多中学女生也开始萌生了踢足球的想法。

商瑞华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那时候,国内体育界的某些人士曾对女性踢球有很深的偏见,并不赞成发展女子足球。直到有喜欢足球的女中学生联名写信给高层领导,有关部门才组织专家和医生进行讨论。”

在一系列的论证过后,1981年2月北京中学生女足邀请赛终于开幕了。随后,北京、上海、天津、广州、辽宁等地纷纷开始训练自己的女子足球队。1983年,国内女子足球运动全面兴起,首届全国女足锦标赛正式拉开帷幕,这也是当时唯一的全国性女足赛事。

伴随中国女足运动的各项体制发展趋于成熟,国际足联和亚足联批准在中国举办国际女足邀请赛。1983年11月,广州国际女子足球邀请赛正式举行,泰国、日本、新加坡均派队参加。最终,辽宁队以4∶0战胜广东队夺得冠军,广东队和日本队分别获得第二名、第三名的成绩。

1984年中国建立了第一支女足国家集训队,属于中国女足的黄金时代也徐徐拉开序幕。亚洲杯“7连冠”那段时期,中国女足的影响力已不仅局限于亚洲。

1991年在广州举办的第一届女足世界杯上,中国女足与来自美国、挪威、瑞典、德国、意大利、丹麦、中国台北、巴西、尼日尼亚、新西兰、日本等地的11支球队进行比拼,最终位居第五。

除了制霸亚洲,中国女足也获得了全世界球迷的尊重。对于中国女足在赛场上展现出来的技术与实力,国际足联用“在地毯上下棋”来盛赞其踢球的速度与准确度。

事实上,在全球范围内,女足的被关注度远不及男足,商业价值也一直没有被开发。

国际足联2021年5月发布的《国际足联基准报告:女子足球》显示,仅有5%的被调查者认为女子足球是吸引投资的,近三成的人依然觉得足球是“对女性有挑战的运动”“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女性运动”。

在世界范围内,大家对女足的关注度普遍不高;在中国,女足的一路发展,更是沉默和孤独的。

2015年中超比赛的转播费卖到了5年80亿,但女足俱乐部因为看的人少,关注度低,没有企业愿意冠名都是常态。

中国女足的赞助商,至今仍寥寥无几。目前,赞助商主要是“中国之队合作伙伴”,包括耐克、蒙牛、中国平安、怡宝、中免等9家企业,但是“中国之队合作伙伴”对于足协的赞助包含了七支队伍,中国女足能拿到的份额并不多。

然而,伴随本次2022女足亚洲杯夺冠,中国女足的商业价值获得提升。近期,据36氪爆料,在中国女足2022年-2023年最新的商务手册上,赞助费已经飞涨。

其一是选取人才困难。以北京为例,20世纪80年代的女足编制只有19人,不像现在,不仅有国家队编制,还有俱乐部、青训营、少儿足球等诸多后备力量。

彼时的商瑞华,为寻找优秀人才费尽心思。1985年4月,全国女足锦标赛在福建泉州举行,18岁足球小将刘爱玲尚在十堰二汽体校队,被时任北京女足主教练的商瑞华一眼相中。后来,商瑞华三次远赴湖北说服其家人,以及等待当地足球队“放人”等,历时半年终将这块“璞玉”带回。日后刘爱玲也成为了“中心大脑”,带领中国女足横扫亚洲。

而此时的水庆霞已经在上海队进行了一年的训练,并成为上海队的绝对主力。随后的1986年,水庆霞也被商瑞华选入国家队。

但时至今日,女足依然没有强大的群众基础。无论是90年代的女足巅峰,亦或是当下的再度夺冠,都没能激起民众对于从事女子足球事业的热情。胜瑞斯足球学院相关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并没有更多家长送女童来报名,大城市尤其明显。

商瑞华也曾回忆到,当年被调任执教女足时,连自己都很惊讶,毕竟当时的国人尚处于“踢球女孩不正经”的意识中。

其二是,女足发展得并不安稳。20年间,中国女足仅主教练就更换过15任。2022年,在水庆霞接过执教棒的2个月后,中国女足时隔16年再次捧起了女足亚洲杯冠军奖杯。在商瑞华看来,这足以证明水庆霞在指挥比赛上,表现出了国家队教练应有的能力。

面对诸多困境及市场偏见,女足姑娘们没有抱怨、牢骚,而是用沉默回应着一切,依旧努力拼搏。

90年代的中国女足,其耀人成绩至今仍无人可比。亚足联曾这样盛赞中国女足——她们在亚洲无人能及,在世界杯决赛只因为点球遗憾没有登顶,没有哪支球队能够如90年代的中国女足一样,在亚洲遥遥领先其他队伍。

1990年至1999年,中国女足在亚洲所有比赛没有一场失利。她们拿到5次亚锦赛的冠军,3次亚运会的冠军,并在女足世界杯与奥运会中2次拿到了亚军。她们让世界改变了对亚洲女足的看法,推动了女足在亚洲的发展。

1996年的美国亚特兰大奥运会第一次正式把女足项目纳入赛程。这场“奥运首秀”上,中国女足先后击败瑞典、丹麦和巴西的队伍,一路杀进总决赛。1999年举办了第3届世界杯,在半决赛中国女足以5:0击败挪威队,创造有史以来女足世界杯半决赛的最大分差。

那时的中国女足人才辈出,锋线孙雯、左边路赵利红、中场刘爱玲、后防范运杰搭档温莉蓉、门将高红,组成了90年代中国女足的“黄金阵容”。随后的1997年亚洲杯、1998年亚运会上,金嫣、白洁、浦玮等新一代的女足小将开始崭露头角。

商瑞华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那时的中国女足,无论是技战术打法,还是年龄结构,都处于最佳状态。”

然而,巅峰过后,“铿锵玫瑰”在遗憾中华丽落幕。1999年,第三届女足世界杯中国与美国的决赛打得异常艰难。最终,中国女足在点球赛段不敌美国抱憾离场,无缘近在咫尺的冠军奖杯。如今的女足主教练水庆霞,当时也在决赛的赛场上。

之后的中国女足开启了沉寂期。面对后来的频频换帅、队员青黄不接,中国女足不仅没有走上稳定的道路,还丢失了其固有的技术流鲜明战术风格。

商瑞华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因为中国人头脑灵活但身体相对单薄,所以中国女足应该坚持通过完善的打法和组织配合来进行比赛,这对教练员的临场指挥提出了很高的要求。”

对于水庆霞在本次女足亚洲杯决赛上的表现,亚足联官方作出了这样的评价:“曾经11年5次举起亚洲杯,是第一位出任国家队主教练的黄金一代球员,她比任何人都更懂得如何赢得女足亚洲杯。”

事实证明,“技术流”依然是女足称霸的路径。然而能否就此固定下来,是女足面临的一大问题。相较于90年代的“黄金阵容”,如今的女足天团也赢来了第二次巅峰。但此次的巅峰,会否昙花一现?水庆霞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承认,“中国女足和日本女足比起来,在传接球方面还存在很大差距。但和韩国女足、朝鲜女足比起来,在身体方面也有一些优势,包括灵巧性、速度上都有自己的优势。”

也有业内人士指出,当前的中国女足在对抗性和对抗能力上还有待提高,“跟韩国、日本打输了两个球还能追回来,但如果跟欧美强队对抗就很难了。”

此外,中国女足依旧面临整体年龄偏大,后备队员青黄不接等问题。对于中国女足后继无人这一观点,水庆霞在接受央视采访时表示:中国女足国家队的选材也难也不难,因为各队女足人员还是比较少,(每支球队)能达到40~50人就是比较多的了。而日本女足(每支球队)最起码有二三百人可以选拔。

2023年,第九届女足世界杯将于7月20日至8月20日、由澳大利亚和新西兰联合承办。届时,中国女足不仅要再次面对韩国女足、日本女足等亚洲强队,还要与四次取得世界杯冠军的美国女足、欧洲豪强代表瑞典女足以及实力雄厚的德国女足和法国女足进行激烈角逐。

面对世界上的诸多强队,中国女足仍需在足球技巧、身体素质以及团队配合方面不断完善。在商瑞华看来,“这次能够在这么艰苦的条件下把冠军拿下来,显示了中国女足不屈不挠、永不放弃的精神,这种精神将来在世界大赛中尤其重要。”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